河北机关党建网 欢迎您! 今天是     ·外网改版 ·内网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在线学习 > 身边的楷模>正文内容

高文元:边界图是最美的图画

作者:管理员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4/7/24 9:31:13点击数:4884 次字体:

 

高文元:边界图是最美的图画

《河北日报》(2014年4月20日) 01版

“中国梦·赶考行·出彩人生”专栏

 

4月17日,高文元在太行山区(鹿泉市辖区)勘测作业。

 

   在省民政厅区划地名处,高文元一干就是20年,其中8年行走在勘定行政区域界线的路上。8年时间,他总行程5万多公里,走访知情人万余人,记录整理边界资料上百万字,经他手标绘的边界图达5000多幅——

    瘦削的身材,饱经风霜的脸庞。4月18日,记者见到56岁的高文元时,他刚刚在一次区划地名业务培训班上讲完课。在几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始终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一直是边画边说。“在我眼里,边界图是最美的图画。”高文元笑着说。

    8年勘界生涯,他解决边界争议9463处,完成7条省界、436条县界和229个三县交会点的勘定任务。每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段艰辛的历程

    “1994年我从部队转业到省民政厅,从事了8年勘界工作。这是一项开拓性很强的工作,大部分边界线都是‘习惯线’。我的工作就是通过实地踏勘、走访、双方协商,把‘习惯线’变成‘法定线’,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工作成果是永久性的。”高文元向记者解释这个很多人都会感到陌生的领域。

    高文元说得很轻松,而实际上,边界线有时是村里的一个墙头,有时是一块土地的边缘,有时处在深山的山脊线,有时又是一条河流中心线,所以勘定行政区域界线需要大量走访调查、跋山涉水,不但艰辛,而且经常充满危险。

    1996年7月18日,高文元永远记得那一天。当时他正在马鞍山山顶勘察冀蒙辽三省区交会点,突然狂风大作,雷声四起,暴雨倾盆,为了把点位准确定下来,他在山顶被大雨淋了3个多小时,一直坚持确定好点位才下山。下山时又遇山洪暴发,他一路摸爬滚打,全身都是泥,而且又冻又饿。眼看天就黑了,最后救援他的辽宁省民政厅工作人员赶到,才使他安全脱险。

    为处理好冀辽线宽城、青龙段的边界争议,1996年12月,他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低温,4次涉水通过齐腰深的青龙河到争议现场踏勘取证;为了摸清冀晋线在邯郸邢台段边界情况,1998年7月下旬,他把地图捆在背后,冒着生命危险从太行山悬崖峭壁间攀爬到山顶进行勘察,最终摸清了边界现状……就是在这样的艰险中,他完成了7条省界、7个三省交会点、4个陆海分界点、436条县界、229个三县交会点的勘定任务。

    勘界工作中最累、也最棘手的,是省际间边界纠纷调处。参加这样的协商会议,不但前期要做大量的走访调查工作,而且会议期间几乎每次都是通宵达旦地协商。他曾经连续7天7夜没有合眼,白天现场勘察,晚上与对方协商。而这样的协商会议,他参加了100多次。

    1999年夏天,为解决冀蒙线一处存在50多年的草原牧场争议,他用3个多月时间,多次到现场勘察,深入农户家中了解实情,掌握了准确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最终在两省区几天几夜的协商谈判中,维护了该村牧民3000多亩的牧场权益。而这样的边界争议,他曾协商解决过9463处。

    8年中,他实际行程5万多公里,走访知情人1万余人,记录整理边界资料上百万字,经他手标绘的边界图达5000多幅……数字无言,却是一个不畏艰险、勇于担当的勘界工作者最有力的见证。

    20年民政工作,他在哪个岗位都是当之无愧的出彩者,而在老母病危、妻子病重时,他却不能陪在身边,抱愧终身

    工作上,高文元一向都是拼命三郎。

    2002年他承担地名管理工作后,先后起草了14个地名管理规范性文件经批准下发全省执行,编辑出版了包括108万字的《河北地名文化志·千年古县》在内的7本区划地名书籍,先后75次在省、市区划地名业务培训班上授课辅导,先后深入到87个具备条件的县实地考察,使我省17个县被联合国地名专家评为“千年古县”,并拍摄成17集大型电视文献片《古县探秘》,有效保护和传承了燕赵优秀地域文化……

    面对工作,他问心无愧。而面对亲人,他却充满愧疚。在老母病危、妻子病重和儿子高考时,高文元都没能陪在他们身边。

    2000年8月下旬,高文元老母亲患癌症病危。当时京冀两省市正在安新县进行勘界资料汇总,作为河北一方的工作人员兼技术人员,每一幅边界图都需要他来标绘,每一米边界走向说明都需要他来测量和编写,根本无法离开。一个多月后,当高文元完成工作返回时,老母亲已长眠地下。想着没能见母亲最后一面,想着老母亲临终前还呼唤他的名字,高文元再也忍受不住,他长跪在母亲坟前,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请求母亲在天之灵原谅他这个不孝之子。

    1997年12月,高文元的爱人患重感冒,高烧不退,当时他正在北京参加京冀两省市协商会议,无法照料爱人。当他从北京回来,爱人已转成心肌炎,并留下了心肌炎后遗症。2000年,高文元的孩子高考,当时他一直忙碌在冀蒙两省区在呼和浩特市组织的勘界资料汇总上,根本无暇顾及孩子……

    每次亲人遇到坎儿时,他都不在他们身边,但他每次都在工作上跃沟迈坎儿、创新突破。在京冀两省市在安新县进行的勘界资料汇总和冀蒙两省区在呼和浩特市组织的勘界资料汇总上,在他的努力下,两条省界都形成了完整的边界线图和边界走向说明。在京冀两省市协商会议上,在他的据理力争下,五六处边界争议有了协商结果……

    长期高负荷运转和在艰苦环境中工作,让高文元患上了带状疱疹、大脑炎、面部神经麻痹、糖尿病等诸多疾病。特别是患带状疱疹时,他白天工作穿的贴身背心,因伤口流脓全粘在了皮肤上,晚上没法脱下,就先用剪刀把背心剪开,再用水把背心打湿后忍着剧痛一点一点揭下来。晚上疼痛难忍,无法入睡,他就在屋里转圈,一圈又一圈……

    “每当想到标绘的边界图将会永久地存在下去,我就会觉得很欣慰,就会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高文元说。

点击数4884收藏本文】【打印文章